贝淡宁:黄马甲事件背后的法国政治精英主义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按照尚贤理想,一种政治制度应该旨在选拔拥有高超能力和美德的领袖。

在战国时期,政治人才的市场基本上是国际性的。士人们从一国跑到另一个国,希望说服明君,被选为谋士或宰相。正如孟子所说:“尊贤使能,俊杰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也。”而且,政治制度应该旨在挑选最优秀的人,不看他的阶级背景。荀子说:“贤能不待次而举,罢不能不待须而废……虽王公士大夫之子孙也,不能属于礼义,则归之庶人。虽庶人之子孙也,积文学,正身行,能属于礼义,则归之卿相士大夫。”

政治尚贤制的早期辩护者思想很超前。但是今天,政治尚贤制仍然认为政治制度应该从尽可能宽泛的人才库中选拔人才(除了将高等官职留给公民去选择)。考虑到社会中人才的广泛分布,人们可能期待像中国和新加坡这样尚贤制国家的政治领袖应该拥有多样化的社会背景。

但是,实际上,政治等级体系中官员的社会背景越来越单一。这导致了一个问题,即政治选拔过程或许漏掉了其他领域的人才;政治尚贤制并不如理想中那么好。但是,将政治领袖局限在狭隘的社会圈子内将导致更加严重的问题,甚至威胁整个制度的可行性。

在民众心里,贤能政治已经成为那种一心赢得胜利以及将赢家利益最大化,同时限制、弱化弱势群体的竞争机会的精英主义的代名词。

典型的情况是,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法国历届内阁中1/3到一半的人(除了萨科奇政府之外)都是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毕业生。虽然这么说,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校友中只有3%的人进入政界,80%的校友在公务员系统工作,剩下的人则进入私营领域。

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教育旨在培养能够胜任行政管理、政治和企业工作的通才。他们应该擅长解决问题,无须担忧引发媒体的关注。在校期间,他们学习了诸如公平对待所有公民、忠诚于民主政府、符合道德要求地使用公共资金等价值观。他们应该是有能力处理异常复杂的管理问题的技术型官员,同时并没有忘记那些政策是要应用在有血有肉的人身上。

总之,一个完美的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毕业生应该既是个懂技术的官员,又具有人文情怀。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成功在于,其毕业生常在权力部门担任职务,并从为民服务中获得自尊心的满足。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