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毒地案”二审拟近日宣判,历史污染如何归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12月19日,“常州毒地案”二审在江苏省高院开庭审理。庭审持续3个多小时后,审判长宣布休庭,拟于2018年12月27日进行宣判。

二审控辩双方依然聚焦于核心问题:已被政府收回使用权的历史毒地,修复责任该如何分配?被告企业是否应该承担环境污染责任、并向公众赔礼道歉。

案件源于“常州外国语学校污染事件”。2016年,常州外国语学校600余名在校生先后疑似因化工厂污染地块出现不同症状。2016年4月,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和绿发会对造成污染的三家化工厂提起公益诉讼。

2017年1月,常州中院一审判决两原告环保组织败诉。2018年12月19日,江苏省高院对该案进行二审审理。

原告两环保组织的上诉请求为: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三被上诉人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并向公众赔礼道歉;纠正一审中的诉讼费计算错误。

据一审判决结果,常州中院认为,涉案地块的环境污染修复工作已经由常州市新北区政府组织开展,环境污染风险得到了有效控制,诉讼目的已在逐步实现。因此,两原告提出的判令三被告消除危险或赔偿环境修复费用、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告需承担189万余元的案件受理费。

二审庭审过程中,原告与被告围绕土地转让和土地收储之后的环境污染责任进行了辩论。

三家被告污染企业——江苏常隆化工、常州市常宇化工、江苏华达化工都是老厂,历史可分别追溯至上世纪50年代、80年代初和90年代初。随着城市扩张,原本位于城市边缘的企业开始被住宅群和学校包围,企业在2010年左右先后搬离,土地由常州市政府收回。由于地块开发,当地政府揽下毒地治理的责任。

这成为此案争议的核心,也是中国土壤污染问题常常面临的困境——污染地块由于老化工厂在数十年跨度内产生。危害发生时,污染企业历经多次兼并重组并已整体搬迁,历史污染责任难以清算。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