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布什:冷战后国际关系的塑造者

2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佐利克:老布什认为美国的民族主义和国际主义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并非彼此冲突。望下一代美国领导人以他的精神行事。

怀疑与美国的关系究竟有没有好处的欧洲人,应该回忆一下老布什(George HW Bush)担任总统时的情形。他是在跨大西洋关系和全球关系发生巨变时进入白宫(White House)的。尽管只当了四年总统,他留下的遗产比大多数干了两届的总统还要多。
1989年初,苏联最高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带来的结束冷战的前景,让欧洲人兴奋不已。老布什告诉国务卿詹姆士•贝克(James Baker),他想见戈尔巴乔夫。老布什意识到,他不仅领导着美国,还领导着一个联盟,需要在对苏谈判中指引一个团结一致的北约(Nato)。
他的第一步措施——被大多数历史学家忽视了——是他在那年5月的一项大胆提议:削减和均衡欧洲的常规军队。这一举措让短程导弹谈判变得无足轻重,缓解了与德国人的紧张关系——德国人担心,消除中程导弹后,德国就是剩下的唯一核战场了。
老布什对欧洲军队的关注也聚焦于冷战分歧的核心:让苏联把军队撤回国内,将促进中欧和东欧的自由运动。如果戈尔巴乔夫对改革是认真的,他也会想削减军事开支。
老布什和贝克极力促成北约姿态的巨大转变。这样一来,他巩固了与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的合作关系。老布什意识到,要结束冷战,美国既需要解决“德国问题”这个历史性难题,也需要解决俄罗斯未来的问题。在柏林墙倒塌六个月前的一次采访中,老布什表示,他“希望看到”德国在“适当基础上”实现统一。
1989年12月老布什计划于马耳他会见戈尔巴乔夫的几周前,柏林墙开放了。一些专家批评老布什拒绝“在柏林墙上跳舞”,但谨慎的老布什不想在苏联帝国正在解体之际激怒戈尔巴乔夫。相反,他带去马耳他的建议表明,他不仅可以同情盟友,也可以同情对手。老布什创造了一个戈尔巴乔夫可以优雅屈服的环境。
老布什从马耳他飞往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峰会。柏林墙开放后,就在欧洲对科尔会采取什么举措感到疑惧之际,布什提出了指引德国在北约和一体化中的欧洲共同体(European Community)内实现统一的原则。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和法国的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当时都是不情愿的。
老布什以关注、尊重、信任,甚至友谊,争取到了他们和其他人的支持。
1990年,德国在北约和新欧盟(EU)内完成了统一。历史学家经常将老布什称为最后一位冷战总统。事实上,他也为冷战后秩序奠定了基础。布什谈成了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即使在1992年选举失败后,他还与欧洲达成了一项农业协议,该协议为新的世界贸易组织(WTO)铺平了道路。老布什政府还确立了亚太经济合作(APEC)论坛。
根据联合国(UN)决议组织起来的海湾战争联盟和战斗,扭转了伊拉克的侵略行动,且没有让美国成为占领国;老布什甚至设法让其他国家支付了账单。
在国内,老布什与反对党国会合作,通过了针对美国残疾人和清洁空气的划时代法案。他的预算协议虽然导致了他在政治上的失败,但确立了帮助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消除预算赤字的有效支出上限,他的继任者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以此为基础继续了这一努力。
美国的民主可以推出这样一位领导人,这一事实值得铭记。老布什不仅看重成就,也看重荣誉和为国效忠。他是不折不扣的绅士,也是不屈不挠的竞争对手。
老布什认为美国的民族主义和国际主义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并非彼此冲突的思想。我希望,他的故事和他在历史上的地位将激励下一代美国领导人将他的精神发扬光大。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