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卡塔尔退出OPEC的背后,除了分裂还有野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深层次看,卡塔尔此次退群反映出OPEC内部的日益割裂,该组织面对外部政治动荡的脆弱,以及日益深刻的国际能源格局变化。

12月3日,卡塔尔多哈,卡塔尔能源部长Saad Sherida Al-Kaabi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卡塔尔将于下月离开OPEC。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文作者为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助理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最近几年,退群似乎成了一种流行。12月3日,卡塔尔宣布自明年1月起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结束其长达58年的成员国身份。
表面上看,由于卡塔尔原油产量仅占整个OPEC产量的1.8%,且OPEC在最近两年也新纳入了赤道几内亚和刚果两个成员国,因此其退与不退总体来说对原油市场造成的实际影响并不大。但深层次看,卡塔尔此次退群反映出OPEC内部的日益割裂,该组织面对外部政治动荡的脆弱,以及日益深刻的国际能源格局变化。

OPEC内部的不均衡和割裂反映在两个方面。
第一,自2016年OPEC与俄罗斯等非成员国开始合作限产提振油价开始,OPEC的传统决策机制便已遭受到强烈冲击。总体来说,在产量控制的问题上,沙特和俄罗斯是两家独大。因此在很多制定减产协议的细节层面,OPEC里面的小成员国往往遭受了不公平的对待和利益损失。一位卡塔尔官员在评价此次退群决定时表示,“我们并不需要利雅得或者俄罗斯来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其流露出对卡塔尔日益丧失话语权的不满可见一斑。
第二,2017年备受瞩目的以沙特为代表的阿拉伯国家与卡塔尔的断交事件,更是进一步为OPEC成员国之间的合作蒙上了一层浓厚的阴影。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之前的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期间,OPEC成员国相互敌对的状态也并没有导致任何成员退群。卡塔尔在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退出OPEC,更显示出其对OPEC合作前景的强烈质疑。
对外,OPEC也是愈发脆弱。本来OPEC设立的初衷是在各成员国之间协调原油政策,以求将全球原油产量控制在对各方都有利的合理水平。但在过去十多年里,受伊拉克战争、对伊朗的制裁,以及委内瑞拉经济崩溃影响,沙特在OPEC组织中一家独大的局面日益严重。沙特的一举一动往往直接或间接裹挟整个OPEC的原油政策和利益。简单来说,就是沙特犯的错需要整个OPEC来承担后果。
最近的卡舒吉遇害事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对于沙特王室在土耳其的荒唐行为,不仅国际社会一片强烈谴责之声,自上台以来一直希望与沙特维持良好关系的特朗普政府也面临强大的“呼吁制裁”的国内压力。一方面,沙特间接给了美国动用经济制裁的正当理由;另一方面,鉴于之前谈好了巨额军售订单,特朗普政府又并不想真的发动制裁。
最后,特朗普政府和沙特王室换了一种思维来解决问题,即用低油价来平息“民愤”。因此,沙特在过去一个月中加足马力生产原油,11月原油产量达到历史新高,而国际油价也从高位大跌超过30%至目前的50美元(WTI油价;布伦特油在60美元上下)一桶。这对前几年辛辛苦苦和沙特合作提振油价的OPEC其他成员国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换言之,正是沙特王室的外部脆弱性给了非OPEC的外部力量(美国)间接掌控全球原油产量的权力,这种外部脆弱性或已然颠覆了OPEC成立的初衷。
最后,卡塔尔此次高调退群其实也是日益深刻的国际能源格局变化的一个缩影。目前国际能源格局发生了两个极为重大的变化:第一,美国页岩油革命使得美国正向原油净出口国迈进,也导致了当前原油市场的根本供给矛盾——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和传统能源出口国生产商的矛盾。第二,天然气占全球能源消耗的比重持续上升。

针对第一点,卡塔尔的判断是:OPEC传统的通过产量来控制价格的方式已基本无效。具体表现在,如果OPEC减产提振油价,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将是直接受益者,高油价将刺激更多的页岩油生产商进入市场,并抢占OPEC的市场份额。针对第二点,卡塔尔的判断是:天然气将进一步替换传统化石能源。值得注意的是,卡塔尔虽然原油产量不值一提,但却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商。

卡塔尔能源部长表示,卡塔尔退出OPEC主要是希望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天然气的开发上,并计划在未来几年将天然气产量从现在的7700万吨/每年增加至1.1亿吨/每年。卡塔尔全心投入天然气开发,一方面是对国际能源格局大势的判断,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对其潜在竞争对手的担忧。
近年来,在页岩油革命的推动以及对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的巨额投资下,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出口也是异军突起,并有望在未来十年显著影响全球市场。于是,趁美国各生产商还未完全打通二叠纪能源产地和出口港之间的基础设施通道,卡塔尔提前专注于天然气开发,无疑会在抢占未来天然气市场方面占据先发制人的优势。
本文转自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