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改革博弈 中欧联合提案暗含应对美国退群“B计划”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WTO前总干事拉米表示,“如果一个大国不愿遵守国际贸易规则,其他国家将不得不作出反应”,WTO成员国有两个选择,“A计划”是首选,即弄清问题到底是什么并提出解决方案,“B计划”将是确保WTO体系在没有美国的情形下有效运作。
据第一财经网11月30日报道,临近12月,全球多个主要经济体开始在WTO改革事项上发力。今年以来,在美国持续退群的威胁下,这个一度有些边缘化的国际组织又回到国际焦点。
伴随各方诉求逐步明晰,中国也开始有所作为。继5月和7月两次在WTO总理事会上发言之后,11月中国陆续发出对于WTO改革的基本立场;并于22日与欧盟等成员向WTO提交了关于争端解决上诉程序改革的两份联合提案,并计划在12月12日的WTO总理事会(仅次于部长会议的最高级别)会议上发表联合声明。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29日的例行发布会上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中欧会同其他WTO成员联合提出这两份提案,旨在回应并解决相关成员对上诉程序的关注,维护和加强上诉机构的独立性和公正性,并推动尽快启动上诉机构成员的遴选程序。两份提案获得了40个成员的联署,包括争端解决机制主要使用方,涵盖了发达成员和发展中成员,具有一定广泛性和代表性。

7月26日,中国常驻WTO大使张向晨与美国常驻WTO大使谢伊沟通。
第一财经记者从数个权威渠道获悉,下一步中国将提出自己独立的WTO改革方案。多位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可能采取类似于欧盟和加拿大的做法,不提交给WTO总理事会,而是主动公开。但最终要推动WTO改革,还是需要各方达成共识推动形成可以上交给总理事会的提案。
“WTO改革只是一个由头,欧盟、加拿大、日本所做的很多改革努力,主要是为了将美国留在WTO,不要退出。”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学院院长屠新泉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为何要进行WTO改革?一个重要前提是美国可能退出该组织的威胁。
在WTO改革议题上,目前最活跃的主要经济体包括主动提出独立改革方案的欧盟、加拿大,也包括通过共同声明和联合公报形式参与的日本。虽然文本由于立场各有不同,但在第一财经记者求证多个参与WTO改革进程的人士得知,一个各方心知肚明的事实是,改革成功与否,仍然得看美国的选择。
专家认为,本次中欧的联合提案中,就暗含应对美国退出WTO的“B计划”。
今年2月中旬,世贸组织前总干事拉米(Pascal Lamy)曾在日内瓦的一场演讲中提出一个“B方案”,即各国应对美国退出WTO行动的方案。彼时,美国官员已经持续拒绝讨论撤销对法官任命否决权的可能性。
拉米说:“如果一个大国不愿遵守国际贸易规则,其他国家将不得不作出反应。”拉米表示,WTO成员国有两个选择:“A计划”是首选,即弄清问题到底是什么,并提出解决方案。“B计划”将是确保WTO体系在没有美国人的情形下有效运作。
高峰说,第一份提案回应了个别成员对上诉程序提出的程序性关注,就离任上诉机构成员过渡规则等问题提出了适当的解决方案。第二份提案主要是加强上诉机构的独立性,提高上诉机构提交报告的效率和能力,以及自动启动上诉机构遴选程序等。
欧盟贸易专员马尔姆斯特伦认为,欧方正在拿出最实际的WTO改革提案,让所有WTO成员平等地承担责任,有诚意地参与到改革进程中来。
屠新泉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第一份提案可以理解为对现有争端解决机制的技术性修订;第二份提案主要是给予上诉机构更多资源。
一位日内瓦官员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美方自去年以来阻止任命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的理由,在第一份提案改进的内容中得到呼应。本月22日召开的最新WTO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墨西哥代表71个成员再次提出倡议,建立上诉机构新法官甄选委员会。但这一倡议再次被美国以目前机制未能解决系统性关切等四个理由否决。查阅中欧发布的这两份提案,前者由中国、欧盟、加拿大、印度、挪威、新西兰、瑞士、澳大利亚、韩国、冰岛、新加坡、墨西哥等成员联署,后者仅有中国、欧盟和印度签署。
此前,商务部副部长兼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回答WTO改革没有美国支持能否成功的问题时称,WTO要想改革取得成功,不能缺少任何一个成员的支持。“美国是关贸总协定以及WTO创始成员之一,所以我们期待着美国能为WTO的改革成功作出积极的贡献。“
而中国的改革方案也正酝酿中。事实上,在本月16日的巴黎WTO会议期间,与会外交官和政府官员们就WTO改革进行了讨论,中国常驻WTO大使张向晨在一场午餐会上表示,我们也会很快提出中国对WTO改革的建议。”但他同时警告其他WTO成员,不要将改革视为可以给中国施“紧箍咒”的机会,否则他们会“很失望”。

本文转载自观察者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