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全球化4.0要求这样的治理模式

2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世界正在经历一场经济和政治动荡,且短期内不会结束。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主席施瓦布日前为2019年论坛的主题“全球化4.0:构建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新架构”(Globalization 4.0: Shaping a New Architecture in the Age of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撰文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力量已经促成一种新经济和新型全球化,两者都需要新的全球治理模式来保障公众利益。

以下内容翻译自世界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11月5日刊登的施瓦布文章——《应对全球化4.0》(Grappling With Globalization 4.0)

二战之后,国际社会共同致力于建立一个共同的未来。而目前,国际社会必须再次为此努力。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复苏缓慢且不平均,社会中有相当大一部分人群不仅对政治和政客,也对全球化和整个经济体系变得不满。在这样一个普遍存在不安和挫败感的时代,民粹主义已经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成为了改变现状的一种选择。

不过,民粹主义话语经常混淆两个概念:全球化(globalization)和全球主义(globalism)。全球化是在科技,以及思想、人员、货物交流驱动下产生的现象。而全球主义则是将新自由主义所提倡的全球秩序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一种意识形态。没有人能够否认,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但是,是否我们所有的政策都应该是“全球主义的”,这存在很大争议。

目前世界面临的危机对我们的全球治理机制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选民要求从全球势力(global forces)手中收回控制权,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在一个要求合作的世界中恢复主权。这并不是要通过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政治来孤立各个经济体,而是要求在公民和他们的领导人之间形成新的社会契约,从而使每个人在国内都感到足够安全,并对世界保持开放。如果这不能实现,我们社会结构的持续瓦解最终将导致民主崩塌。

此外,伴随第四次工业革命而来的挑战与迅速出现的生态约束、日益增强的多极化国际秩序,以及不断增长的不平等不谋而合。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正在逐渐引导至全球化的新时代。而全球化的新时代能否改善人类的状况,将取决于企业、地方、国家,以及国际治理能否适时作出调整。

与此同时,一种新的全球公私合作框架正在形成。公私合作是指利用私有部门和开放市场来推动经济增长为公众利益服务,同时也要时刻谨记环境可持续性和社会包容性。不过,要决定什么是公众利益,我们必须首先找出不平等产生的根源。

比如,市场开放和竞争增强势必会在国际舞台上产生赢家和输家,这些可能对国家层面的不平等产生更加深刻的影响。此外,不稳定性无产者(precariat)和特权者的差距正在被第四次工业革命下的商业模式拉大,这种模式通常会从拥有的资本或知识产权中获得利益。

要缩小这种差距,我们就需承认,我们生活在一种新型的创新驱动型经济中,也需承认,我们需要新的全球规则、标准和政策来维护公众的信任。新经济已经破坏并重组了无数行业,使得数百万工人被淘汰。通过增加价值创造中知识的密度,新经济正在实现非物质化生产(dematerializing production)。它正在增强国内产品、资本、劳动力市场之间的竞争,也在加剧采取不同的贸易和投资策略的国家竞争。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