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五大因素或令特朗普再创奇迹

29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诸多民主党手中的参议院席位将重新选举

特朗普绝不是偶然的个人现象,他是西方文明和时代演进到今天的必然产物。如果我们研究特朗普家族史,可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假如特朗普偷渡到美国的爷爷第一次返回家乡要求定居而不被当地官员拒绝时,假如特朗普不是因为一个突发事件而没有按计划和高级助手一起乘坐后来坠毁的直升飞机时,历史就会被改写。

这其实是一厢情愿,没有特朗普也会有“特没普”,这实是历史的必然。每个人都是给定历史的产物,也没有人能够超越历史条件。

具体到现在,产生特朗普的时代因素有二。一是全球化、自动化和经济金融化对西方全面的冲击。它导致的最重要经济后果就是中产阶级的萎缩。苹果手机是美国发明的,但却在第三世界生产,只有少数精英是获益者。自动化和经济金融化也是同样的结果。于是整个西方最富阶层和最穷阶层加起来超过50%,过去占主导地位的中产阶级成为绝对少数。

经济的变化必然产生重大的政治效应:没有中产阶级就没有所谓的“西式民主”,它不仅直接撼动了西方社会的稳定和理性,更直接威胁到传统的西式民主制度的运作。于是政治极端化:对立双方日益无法妥协、极端政治势力迅速崛起就成为了西方——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的常态。特朗普这样一个如此极端、如此反传统、如此肆无忌惮挑战和否定西方价值观的政治素人能够成为美国总统,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二是随着经济发展,整个西方生育率迅速下降。早已经大大低于种族传承所必须的一个家庭至少要有2.11个孩子的底线。与此同时,其他非白人种族生育率依然保持高位。对于欧美传统白人而言,他们成为少数民族或者消失已经不是理论问题,而是一个迫在眉睫的现实危机。

按照目前发展的速度,39年后法国将成为一个伊斯兰共和国。而在荷兰,50%的新生婴儿来自穆斯林家庭。十五年后,一半荷兰人口将是穆斯林。在比利时,25%的人口已经是穆斯林,50%的新生婴儿来自穆斯林家庭。在德国,联邦统计办公室说,到2050年,德国将成为一个伊斯兰国家。美国尽管还没有到欧洲那样的严重程度,但根据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预测,非拉美裔的白人比例2050年将降至46%。

面对种族危机,西方极右势力全面崛起,并日益赢得越来越多选民的支持。正如最近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公开承认的:“极右势力的回归不仅发生在德国,而是一个欧洲现象”。

而特朗普高举美国优先、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和排外主义四面大旗,赢得了方方面面的支持:不仅是底层较少受教育的“可怜的”群体,也有众多精英。2016年我参加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整个会场找不到一个黑人,在我随机的交流中,支持特朗普的人来自各个阶层,包括哈佛大学的教授—-而且竟然是一位女教授(之所以如此强调此教授的性别,是因为特朗普臭名昭著的女性立场)。

可以说正是因为特朗普了解民众的焦虑,掌握民众的情绪,利用了民众的不满和恐惧,才一举打造了二十一世纪美国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两年过去了,上述时代背景并没有发生变化,相反仍然在持续恶化中。这个原因当然不是特朗普执政无力,而是因为这是时代潮流,谁也不可能改变。谁能逆转发展了数百年的全球化?谁能逆转自动化这种科技进步?谁能逆转经济金融化这一发展趋势?谁能改变西方传统种族的生育观念?谁能限制或者剥夺非传统白人的生育权力?

这就是特朗普能够赢得选举的最根本的原因。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