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特朗普或于巴黎会议再会,美俄关系会否有缓和空间?

3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简介:尽管特朗普有意期待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但在国内政治压力下,对俄强硬依然是美国舆论环境中的政治正确。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23日证实,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可能于11月11日在巴黎举行会晤。在美俄首脑赫尔辛基首脑峰会后不久,双方又开始了“关系变化—释放善意—首脑会晤”的新周期。
不过这次的焦点不是《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而是《中导条约》。近日,围绕美俄双方展开的“导弹协定”的博弈又不断升级。
普京迅速回应美退出《中导条约》
继美国司法部宣布俄罗斯会计干预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随即展开了个人“脱口秀”。在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之后,他在白宫回应记者问题时强调美国应放弃条约依靠自身实力扩充核武器,直到“他们”学聪明为止。
特朗普对俄罗斯不遵守条约的指责引起俄罗斯的强烈不满。21日,俄罗斯外交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表示,若美国继续单方面退出条约,俄方将展开包括军事措施在内的一系列报复性措施。
24日,普京会见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特之后坦言《中导条约》废除之后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到时候美俄只能展开大规模的军备竞赛。普京同时提醒这位欧洲朋友,美国欲退出《中导条约》等于将欧洲置于战争风险之下,俄罗斯也无可奈何。届时,世界将陷入新一轮进攻性核武器竞赛,大国面临战争的风险将大大增加。
为了减少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对美俄关系产生的巨大破坏力,白宫“硬核鹰派”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飞抵莫斯科,与俄总统普京进行会晤。普京在会晤中对博尔顿也开起了玩笑,嘲讽美国徽上的老鹰吃光了所有的橄榄枝,美国的好战姿态已经让其无法保持冷静。
尽管俄罗斯对美国的行为表示惊讶,但随后俄罗斯依然愿意与美国进行协调,尝试挽救《中导条约》。博尔顿在莫斯科会晤普京后对记者说,美俄两位总统将在11月11日举行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100周年纪念活动期间举行会晤。23日,俄总统助理乌沙科夫表示,俄总统普京已准备好出访巴黎期间与特朗普的正式会晤。26日,俄罗斯外交部表示俄外长拉夫罗夫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通电话讨论了即将举行的俄美总统会面的筹备工作问题。
“特普会”此次悬念不大
与美俄首脑首次会晤的赫尔辛基会晤相比,此次巴黎会议带来的不确定性不大。
尽管特朗普在很多时候表示他必须得与普京和睦相处,但在国会的压力下特朗普又必须做出“朋友抑或是敌人”的选择。此次峰会安排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后进行,就是试图摆脱美国国内政治对俄美双边关系的影响。
尽管莫斯科精心准备此次巴黎会晤,但特朗普不能将“亲俄”标签贴在自己身上。正因为如此,很难确认美国是否有意缓和美俄双边关系。相比之下,俄罗斯似乎对此次巴黎会议更有期待。
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费奥多尔·卢基扬诺夫表示此次巴黎峰会主要讨论导弹协议、叙利亚、乌克兰和朝鲜议题。在卢基扬诺夫看来,特朗普政府旨在通过此次会议阻止中俄继续走近,并认为会议会改变俄罗斯对华态度与立场。俄罗斯科学院普里马科夫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院专家伊托洛夫斯基也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寻找突破中俄两国紧密关系的突破口。
俄国精英对美俄会晤的期待,传达出俄罗斯希望美国对外政策回归理性,认真对待俄罗斯这个“中美俄”新三角关系中的大国,好从美国的战略挤压中获得喘息的空间,而美国也可能从两国关系缓和中获益。美国似乎领会到俄国的“善意”提醒,但一些美国精英依然认为,当前中美关系的持续波动已经促使美国国家战略方向发生转变,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是顺利成章的事情。
这样的看法忽略了一个事实,当前如果美国同时与中俄在不同的问题上形成分歧,在中俄两边同时要面对分歧的管控,美国在大国关系的战略上并不一定取得主动。
巴黎会议与中美俄新三角关系
在中美俄新三角关系中,美国最大的尴尬之一就是两面出击,同时将中俄两国视作对手。尽管特朗普有意期待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但在国内政治压力下,对俄强硬依然是美国舆论环境中的政治正确。
早在8月份,微软公司就表示已发现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黑客使用的6个互联网域名,其目标是倾向共和党的美国团体。美国国会对此反应强烈,敦促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之前加大对俄罗斯进行反制活动。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两国关系难以出现实质性变化。特朗普与普京展开会晤,显然无法将俄罗斯作为抑制中国的伙伴,美俄也很难在对中国的态度上达成默契。
除此之外,美俄巴黎会议的话题就更为有限。美俄关系中美国所占据的战略优势地位使得此次会议很难达成重大共识。当前的华盛顿从未真正考虑过改善美俄关系,俄罗斯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始终是美国战略竞争对手和主要威胁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决定也难以通过巴黎会议而改变。
虽然俄罗斯对特朗普各种难以预测的行为表示惊讶,却也愿意释放足够善意在即将到来的巴黎会议上和特朗普进行充分交流,并就2019年可能的美俄首脑会晤进行多方面准备。
作为战略弱势国家,能够形成与战略强势国家之间的某种平衡关系对其是最为有利的。而作为两线作战的美国政府,特朗普与普京的会晤主要在于重建两国关系缓和的信心,但美俄两国的现有态势并不会因双普会而改善,反而可能会由于美国中期选举产生的国内政治的波动而进一步影响双方交流的质量。
如果特朗普不听俄罗斯劝阻执意退出《中导条约》,“美国第一”的冲动将使美国陷于欧洲和东亚地区两面出击的境地:一方面需要应付和平发展中的中国,而另一方面则会在欧洲彻底失去对俄罗斯继续发展核武器的制度制衡。这显然是得不偿失的。
本文转载自第一财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