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认识和正确把握中美关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贾康:中美现在过了临界点,丛林法则要起主要作用;在继续演变的过程中,中国可能性空间就在于我们能选择什么,怎样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

中美关系是时下热议的重大现实问题,在此试以“求真务实”的态度和力争有助于“建设性”的取向,谈一些自己的看法。
一、我怎么看待中美之间关系的演变
对这一被称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作个追溯的话,最开始阶段,如果以迹寻心,“论迹又论心”的作个粗线条评价,美国方面主导的表现应该讲还是很有“情怀”的,较典型的表现是有庚子赔款以后,美国人主动考虑把这笔钱返回来在中国发展教育和医疗:建设燕京大学是办教育,成为北大清华的基础;建设协和医院是办医疗——我注意到洛克菲勒家族的掌门人当年以极大的热情做了非常精细的考虑,随着硬件还有软件,以全套的支持要把中国的现代医学发展起来,培养出了后面中国医学界一大批带头人;还有后来抗战中的飞虎队,以及大家现在越来越多接触到的像司徒雷登这样长期在中国做教育的教育家的事迹。这个阶段主要是体现了“情怀”这个关键词。
到了1949年开始的新阶段以后,中国对苏“一边倒”,经过朝鲜战争的热战之后,又在朝鲜战争“热战”之后又跟着两大阵营的冷战走,可以“热战-冷战”作为关键词,当然这也使中美关系陷入低谷,而且曾经一度认为是最主要的敌对性质的关系。到了决定邀请尼克松访华以后,这个新的阶段,我觉得主题词就是“战略”了:中国和美国的战略不期然走到了一起,中国必须在战略层面考虑和美国的互动来制约苏联;在美国这边可以理解,尼克松也是从战略家的角度认为“不战而胜”(和平演变)是一个最好的前景,他在主动地与中国建立关系方面,也应该承认是一个很有远见的政治家。所以,再到后来于卡特的任上中美建交,邓小平的战略思维是和前面的高水平战略思维一脉相承的,在他访美之后中美的合作开始打开更为广阔的空间。在中美建交以后的一个阶段上,我觉得它的主题词就是“利益”——大的战略方面有默契、有认同以后,主要的利益考量方面,也是高高低低地变化,摩擦曾经非常明显地上升到以导弹袭击我们驻南斯拉夫的大使馆和南海撞机事件,没想到出了“9•11”,又是由利益给双方拉到了一起,遂有了中国入世以后相当好的一段双方关系在利益方面的共享期,被人称为“中美国(Chimerica)”。
现在的转折点,我认为就是到了一个早晚要来的“丛林法则”主导的阶段,过了一个临界点,丛林法则要起主要作用了。中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总量超过美国以后,越来越多地酝酿了这个丛林法则要翻过来主导。这个丛林法则按照哲理上说,是人类文明不论怎么发展,不论说多少自由、平等、博爱,它到了某个临界点以后,老大必然是排他的、要打压老二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假设中国未来真的能成世界头号强国,也一定是要打压老二的,这个事就没有更多道理可讲。在这个层面上,这里不用再过细讨论什么贸易逆差里面的谁是谁非——确实里面有谁是谁非,但都已不是非常关键的决定性的问题,你讲再多的道理也没用。美国现在的战略,就是人们说到的进入了以中国为头号遏制对象的新的阶段,而且这个阶段它一定有长期化的特点。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