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烦恼:民众支持与西方修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舍夫佐娃:俄罗斯民众明显希望与西方关系正常化已有一段时间,世界杯加强了这种情绪。这使克里姆林宫面临一个两难。
当今俄罗斯最引人入胜的动态并不是关于该国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而是俄罗斯老百姓不想再生活在“围城”后,与西方斗个没完。
去年6月,独立研究机构列瓦达中心(Levada-Center)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9%的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保障本国“和平与安全的存在”。仅有19%的人支持“遏制西方及美国”,14%的人希望俄罗斯扩大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这种情绪似乎越发强烈了。8月,列瓦达的民调再次显示,68%的俄罗斯人支持与西方修好(相比之下21%的人支持俄罗斯继续与西方保持距离)。
当然,这些民调都是孤立的,但它们至少提出了一个问题,即俄罗斯的个人化权力体制的吸引力还能维持多久?这一权力体制力求遏制一种“自由主义的”文明,后者被描述为对俄罗斯国家构成威胁。
这种显而易见的民意演变是在西方奉行遏制俄罗斯的战略时发生的。但是,尽管美国对俄实施了制裁(最新一轮制裁刚于8月27日宣布),但俄罗斯民众对美国的态度比以往友好了许多。
今年5月,69%的俄罗斯人对美国抱有负面看法(20%的人表达“正面”情绪)。到了7月,尽管俄美关系在官方层面仍显紧张,但形势已经逆转,42%的人表现出正面的态度,20%的人承认抱有负面情绪。
这也许是克里姆林宫在今夏世界杯期间降低反西方宣传调门的后果。然而,俄罗斯民众明显希望与西方关系正常化已有一段时间。
虽然这显然会令克里姆林宫感到担忧,但西方观察人士也应注意。西方如何能在不激怒俄罗斯民众的前提下遏制普京的盗贼统治?它如何确保俄罗斯老百姓不会为西方的制裁付出沉重代价?
俄罗斯的体制无法自我改造。它的生存机制依赖于寻找一个据称煽动国内反对派的境外敌对势力——找到了这样的敌人,就能证明国内镇压的正当性。
这意味着,世界杯过后,俄罗斯官方对西方的温和态度将会较快终止。对普京及其政权而言,问题在于公众舆论在此期间已经发生了决定性的转变。
克里姆林宫面临一个两难境地。一方面,它必须放大西方“威胁”论,因为它没有其他合法性源泉。另一方面,它深切意识到进一步对抗会给俄罗斯经济造成什么后果;俄罗斯经济未来的健康状况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西方的资金与技术。
普京对美国制裁相对谨慎的反应表明,克里姆林宫明白这一点。问题是,任何选择——无论其选择与西方交好还是相反——最终都会削弱体制的合法性。
和解将燃起亲西方情绪,可能导致普京实际上已经掐灭的自由主义情绪复苏。但在另一方面,顽固立场将令俄罗斯陷入一场新的冲突,该国精英和民众对此都没做好准备。
旧的生存机制可能即将过时。克里姆林宫的困境在于,它不知道替代方案应该是什么样子。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