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劳工薪资有望继续上扬 高管与基层差距却越拉越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招聘网站凯业必达统计,45%的美国雇主有意提高新进员工的最低时薪,58%的雇主计划在今年底前为员工加薪,24%的雇主计划为员工加薪5%甚至更多。

2017年7月7日,美国迈阿密,企业橱窗里的招聘启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经济依然保持着半年来的上行趋势,就业市场表现持续向好。7月,美国新增19万个非农就业岗位,失业率则下降0.1个百分点至3.9%,再创历史新低。
咨询公司韦莱韬悦(Willis Towers Watson)进行的“2018年各行业薪资预算调查”显示,美国雇主计划2019年给予非管理层专业员工增加3.1%的薪资,涨幅高于今年的3%。只有3%的企业表示明年不会增加员工薪资。该调查选取了横跨多个行业的841家企业,颇具代表性。
韦莱韬悦美国主管桑德拉·麦克利兰(Sandra McLellan)对媒体表示,美国经过十年的薪资平稳增长后,企业感受到了劳工薪资上扬的压力,部分企业可以压住员工薪资的涨幅,但是却抵挡不住整体薪资上涨的趋势。这种趋势主要是由经济持续恢复、失业率不断下降推动的。
由于就业机会越来越多,劳动力跳槽的机会逐渐增加。很多工人已经敢于公开谈论自己的薪水。企业如果不想流失优秀员工,只能给予他们更高的薪资。
事实上,美国劳工的薪资今年已经有所增加。根据韦莱韬悦调查数据,2018年临时工薪资增加了2.9%,一般全职员工薪资增加了2.7%,优秀员工薪资增加了4.6%。留住优秀人才乃是目前美国雇主的普遍心态。
北美最大招聘网站凯业必达(CareerBuilder)同样发现,劳工薪资增加的趋势似乎已经不可抵挡。据其统计,45%的美国雇主有意提高新进员工的最低时薪,58%的雇主计划在今年底前为员工加薪,24%的雇主计划为员工加薪5%甚至更多。
如果纵向对比,美国劳工阶层收入改善明显。根据劳工部报告,7月劳工薪资同比增长2.8%,是近十年来的最高月份增幅。但是,如果考虑到经济环境变化,劳工阶层的生活压力却并不一定有所减轻。相反,由于通货膨胀,部分人的生活可能会更加艰难。
6月份和7月份,美国物价同比涨幅都达到2.9%;过去一年,美国房价涨了6%左右。显然,劳工阶层2.8%的薪资涨幅,不足以抵消生活成本增加。领取最低工资的劳工,生活压力有增无减。
如果与企业高管相比,劳工阶层的心态更难平衡。根据美国经济政策协会(EPI)数据,2009至2017年期间,美国上市企业CEO平均年薪增加了72%(780万美元),而普通劳工的同期平均年薪,仅由5.34万美元增加到5.46万美元,增幅为2%;2017年,上市企业CEO平均年薪增长17.6%至1890万美元,普通员工的薪资却几乎没有变化。
经济分析师Michael Schiff认为,在全球经济动荡的时刻,美国经济持续恢复,非农就业岗位不断增加,美国人总体上对此是比较满意的,但是如果细看数据,普通劳工阶层所能分享的经济红利微乎其微。如果任由企业高管与普通劳工之间的薪资差距越来越大,美国大众心态很难回归正常轨道。
加拿大财经评论员Peter Thomson则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以美国为代表的北美国家,近年来的最大问题并非整体收入减少,而是企业高管与普通人收入差距太大,超过了很多人所能忍受的心理界限。加拿大社会保障较为完善,民众反弹还稍微小一些,美国底层民众保障不足,收入又不及生活成本增加,自然会有不满。特朗普如果仅着眼于贸易战,而不作内部努力,美国底层民众的这种怨气,恐怕不会得到根本化解。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