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铺遍新高考所有试点,靠研究驱动的“好专业”是如何打动600多所高中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好专业”是辅助中学在新的考试与招生制度下,引导和管理排课走班、生涯规划等。
一群理工男要做一款教育产品,最直接的联想便是2C在线教育,这是互联网思维最容易讲好的故事。而洪晓丹和他的团队,却切入的是最难啃的学校,做的还是不那么“性感”的高考。
“一开始我们也是面向学生做生涯规划。” 在清华大学电子系念书那会儿,洪晓丹班上有4个省状元,但大多数同学都是“盲选”的专业。在后来的工作中,洪晓丹又看到不少专业与职业规划不匹配的例子。于是,已是西门子亚太区高管的他,与几个联合创始人在业余时间成立了教育公司“和气聚力”,帮助高考生做生涯规划。那时是2013年。
一年之后的2014年9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启动了上海、浙江两地的新高考改革试点。
一个突然降临的赛道,和一个与之契合的产品雏形,让洪晓丹看到了机会。于是,他辞去外企工作,投入到新高考创业中来。
变革前夜,跑出了先发优势
洪晓丹团队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从2C转2B。“就算帮学生做个6选3,他们也要受到学校的规章制度影响。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方法,教学环境、师资教室等充足程度,都是与学生的选择相匹配的。”洪晓丹发现,如果不从学校入手,很难去实现他们创业的初心。
于是,团队迅速调整产品方向,转而为学校提供新高考特色系统和生涯教育解决方案。由于已经有了产品积累,这套名为“好专业”的SaaS系统仅用1个月便搭建完成,当时许多该赛道玩家还没反应过来。
现在回忆起这次转型,洪晓丹庆幸自己走对了。“当时有个某科技公司出来的人也做学生的生涯规划,现在公司已经不在了。”
好专业的核心,是辅助中学在新的考试与招生制度下,引导和管理学生的个性化选科、设计最优化分班方案,以及根据数百条个性化排课规则,排出优质的教学课表,并对走班教学进行科学管理。

面对“史上力度最大”的高考改革,当试点学校发现市面上有契合的产品时,自然选择合作,于是,好专业迅速在浙江和上海地区铺了100多所高中,杭州二中、上海市上外附中这样的重点高中,也成为其合作伙伴。
这样的速度,让公司在成立初期便获得了著名民办教育家张杰庭的投资,并亲任副董事长,为公司补充了教育基因。同时,团队搭建也逐渐完善,创始团队的8人里,既有清华、交大的理工男,也有百亿规模企业背景的销售总监……
去年,最初使用好专业的高一学生走进考场。这不仅是新高考改革的首次验证,也是和气聚力第一次接受考核检验。杭州二中是最早一批使用和气聚力产品的重点高中,三年下来,全校出了51个清华北大,超过60%的考生被中国一流大学录取。这是杭州二中历史上的最好成绩。
“当然,杭州二中的教育教学本身就很强,我觉得我们的产品也起到了一定的辅助作用,至少在新高考改革面前,没让学校的管理出现混乱。”洪晓丹认为,自己的产品最重要的一点,是让学校对新高考做到“心中有数”。
先发优势不仅让和气聚力收获了来自学校的第一手案例反馈,也为其另外两个核心壁垒的构建奠定了基础。
区域方案+案例数量, “自上而下”拓展
有了100多所高中的案例积累,团队发现,其中总结出的一些规律和经验对顶层设计者是极为宝贵的反馈。于是,和气聚力在2015年打造了“好专业升学规划研究院”,承接了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规划中心的课题,同时也与其他学术机构合作,从宏观层面、区域角度,看新高考下的一些重点问题和攻坚。
就研究院承担的课题,洪晓丹举了个例子:浙江、上海作为试点时,报考物理的学生人数过度下降。好多人不愿意学物理,大学招生的时候招不到物理学生。但是在国内外推广STEAM教育的当下,这显然是学生在选科时只考虑到短期因素,没有长远考虑。“通过我们的选课系统,能避免微观个体的投机博弈,在宏观层面上就不会造成大的波动。”
在公司内部,研究院承担着R(research)的角色,把研究成果给D(Development)来迭代升级产品,“自上而下”为产品提供智力支持;在市场开拓上,因其与决策者的紧密结合,让和气聚力得以与各地教育局一起,“自上而下”推行区域综合解决方案。2017年,其区域性产品已在第二批试点地区落地。
在海南,好专业覆盖了18个市县教育局、107所高中,建立了新高考改革下第一个由全省统筹管理的综合新高考管理平台。在北京,好专业与北京市东城区教委合作,为全区60多所初高中提供服务。
区域综合性产品,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意味着既要满足教育环境、质量参差不齐的个性化需求,又不能因服务对象的增加而无限度增加边际成本。和气聚力的解决方案是,坚持所有的学校都使用同一套产品,通过对20多个产品模块的灵活组合与模块功能的自适应,实现学校的个性化需求。
“这种坚持有两个好处,一是便利我们收集了很多案例和规则,二是学校在产品中也借鉴到他山之石。”
产品实际使用中积累的案例和规则,反馈给产品的数据模型做训练。“如果只做一两百所学校,可能还无法让这个通用性产品实现个性化,但我们已经服务了全国600多所中学、几十万学生,从北京到藏区,现在产品已经能够满足大部分学校的需求了。”
年营收数千万,预计今年翻番
“原来的许多2B教育产品很多都是偏渠道型的,产品质量参差不齐,我们是要保证服务质量的,让每个学校都满意。”从事教育的5年里,让洪晓丹最为感动的,便是收到了300多所学校的服务满意验证。“我们专门有一个本子,请学校帮我们盖章,表示对我们的服务是满意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个背书。还有很多学校愿意帮我们写书,分享他们的经验,这些都是学校认可产品和服务的表现。”
良好的市场反馈,也吸引了关注新高考赛道的资本的目光。不过,在融资方面洪晓丹比较谨慎,5年里只拿了三轮融资。“我们一直在用自己的营收投入研发。”去年,好专业年营收数千万,洪晓丹预计今年将翻番,覆盖学校达千所。“现在我们其实已经接近这个目标了。”
今年,好专业与立思辰达成了战略合作,并在8月15日引入了新的股权投资者,获得顺为资本和清科辰光联合投资的A轮融资5000万元。洪晓丹表示,这笔融资将用于扩大市场覆盖、持续投入新产品研发,以巩固自身壁垒。
新高考预计在2020年全面落地,赛道红利还能享受多久?面对这个问题,洪晓丹对新芽NewSeed(ID: pelink)表示:“教育是个慢行业,只是当前新高考势头比较旺,最终还是会回归常态化。不管有没有新高考,学生的生涯规划是一个大趋势,这也是我们创业的初心。”

本文转载自投资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