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宅供应短缺加重英国家庭的负担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记者 张虹蕾     目前,英国房地产市场低迷,一系列税收政策导致出租住房的房东们开始出售自已的房子,同时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买不起房子而选择租房,这让社会住房供应的问题进一步扩大。然而,英国政府仍未能有效的解决此问题。

据英国《卫报》报道,随着税收的变化,房东们受到了税收减免和额外增加3%印花税的打击,他们开始出售自己的房子,这使得出租的房产渐渐变得无利可图。与此同时,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买不起房子而开始考虑租房。因此,这导致了目前英国住房供应短缺和租金的上涨。据英国皇家特许测量师学会(Royal Institution of Chartered Surveyors,简称RICS)的最新调查显示,由于英国租赁住房供应减少,而租户的需求持续上升,预计未来12个月,英国各地的房租预计将上涨2%,到2023年中期,新租赁住房的短缺将推动租金上涨15%。尤其是东英吉利亚(East Anglia)和英格兰西南部在这一时期租金可能表现出最强劲的增长趋势。RICS首席经济学家西蒙•鲁宾松(Simon Rubinsohn)表示:“近期和正在进行的税收制度改革显然对购房出租行业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正如我们之前所强调的那样,风险在于,在“建房换租”计划(Build-to-Rent Programme)或政府资助的社会住房计划没有加快实施进度的情况下,供应渠道的减少将逐渐导致租金上涨。而现在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能弥补该问题出现的缺口,因此这对许多家庭来说是个坏兆头。”


尽管苏格兰、北爱尔兰、英格兰北部大部分地区、英格兰中部和威尔士的住宅销售市场总体上仍保持平稳,但由于交易量增加,使得房价不断上涨。然而,值得一提的是,伦敦房价的下跌抑制了英国房价的上涨。据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简称ONS)数据显示,英国整体经济增长下滑主要是由英格兰东南部地区经济放缓推动的,其中对伦敦的打击最大。自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期以来,伦敦房价以最快的年率下跌,而租金以8年来最快的速度下跌。ONS称,伦敦房价指数是全国最低的,截至6月份,一年里下跌了0.7%,是2009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并且只占英国公寓和豪宅销售的四分之一。因此,受伦敦房价下跌的影响,6月份英国房价增速放缓,这是5年来所呈现出的最低水平。另外,ONS还公布了租金数据,截至今年7月,在英格兰,私人租金上涨了0.9%,略低于截至6月的1%。威尔士和苏格兰的租金各上涨了1%和0.5%,而伦敦的租金则下跌了0.3%,这是自2010年9月以来的最低年租金。伦敦房地产经纪人和RICS住宅业务前董事长杰里米•利夫(Jeremy Leaf)表示:“房源短缺保证了除伦敦地区外的房价增长,因此伦敦和东南部地区不能再以此为借口。目前,房价的持续下跌反映了新的市场准则:想要成功出售自己的房屋,就要在市场中突显出来,降低价格就是最直接的方法。”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出租房产被降价销售,进而导致社会住房供应短缺。相关调查人员告诉RICS,由于英国退欧谈判陷入僵局所造成的不确定性,以及不断上升的利率,正在给房地产市场带来巨大的压力。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英国住房供应短缺问题已导致超过100万个家庭在等待社会住房。根据住房和无家可归慈善机构Shelter显示,去年共有115万户家庭在等候名单上,但是全国只有29万套住房可供使用,这使得全国缺少80多万套住房。该慈善机构的首席执行官波莉•尼特(Polly Neate)表示,格伦费尔大厦(Grenfell Tower)火灾的一些幸存者仍无家可归,这一事实“完全动摇了人们对政府理应提供相关解决措施的信任”。她进一步指出:“格伦费尔的悲剧标志着我们国家对待社会住房及其租户方式的一个转折点。我们显然需要一个大胆的社会住房新计划,这样家庭就不会被列入等候名单,并尽快获得一个安全,可负担得起的住房。”因此,针对社会住房供应短缺问题,英国政府加大了社会型住房的建设。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表示,应对住房短缺是当务之急,住房建设已成为她“个人使命”的一部分。“如今我们看到了房价的上涨,可我们一直没有建造足够的房屋,建造速度也不够快。虽然自2010年以来,每年交付的新房数量一直在增加,但我们还可以做更多。”她称,住房协会(Housing Association)的债务将从政府资产负债表中移除,以便建造更多的房屋。同时她也强调了政府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来提高住房供应,包括将社会住房的预算从70亿英镑增加至90亿英镑。“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的时间里,我的政府将进一步确保加快建造更多住房的进程。这将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我们需要时间来修复破损的房地产市场,但我有信心能建设一个更适合英国的未来。”然而,这也意味着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面临的压力将越来越大,因为英国国会议员和部长们也一直在敦促他在住房建设方面进一步增加投资。

与此同时,英国政府还发布了社会住房绿皮书(Social Housing Green Paper)提供福利增加购房率和扩大供应。然而,影子内阁住房事务大臣约翰•希利(John Healey)对此表示,它们未能解决供应不足这一关键问题,因为去年新建的社会出租房屋数量已降至有史以来最低水平。“新的社会租屋数量创历史新低,但是没有额外资金来增加供应,而且部长们仍在阻止由各方管理的地方当局建造他们社区需要的房屋。”约瑟夫·朗特里基金会(Joseph Rowntree Foundation,简称JRF)首席执行官坎贝尔•罗伯(Campbell Robb)称:“缺乏具体的计划来建造更多真正负担得起的住房,这可能会让人们感到失望。同时,由于在食品库使用量不断增加的背景下,有更多的家庭将继续面临着是支付房租还是把食物摆上餐桌的选择性问题。目前,我们已敦促政府在下次开支审查时,每年投资8万套真正负担得起的住房,以使情况好转。”另外,地方政府协会(Local Government Association)住房事务发言人朱蒂丝•布莱克(Judith Blake)表示:“政府必须取消住房借款上限,并允许全国所有地方的议会再次借款建房。这才可以进一步增加购房率,以解决房屋供应短缺的问题。”在过去八年里,英国政府一直小心翼翼地应对房地产市场失灵的情况,如果要真正解决此问题,就必须认真对待这份绿皮书,将其视为解决社会住房相关问题的实践。但就目前来说,部长们并未尽全力去解决社会住房所面临的问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