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股中弘自救门:加多宝称对债务重组“毫不知情”

3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披露的公告显示,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集团、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三方一致同意,由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28日,加多宝声明称,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

加多宝集团28日发布关于澄清中弘股份《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公告中不实内容的声明。
声明称,加多宝集团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

截至发稿,中弘股份依旧封板涨停,但封单由近400万手跌至约126万手。深交所最新消息,中弘股份临时停牌,出现对可能对股价产生较大影响的信息。

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披露的公告显示,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集团、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三方一致同意,由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同时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以及中弘集团注入优质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中弘股份以及中弘集团化解面临的债务危机。
加多宝集团为港资企业,董事长陈鸿道100%持股。加多宝集团是一家大型专业饮料生产及销售企业,创立于1995年,旗下产品包括红色罐装凉茶饮料和昆仑山雪山矿泉水等。银谊资本是一家专注于资产重组、并购等相关类金融业务的投资公司,其实际控制人刘红雯及其丈夫黄伟清从事地产行业超过20年,在华南地区开发了多处地产项目。
中弘股份公告“意外”披露加多宝营收 加多宝:严重不符
加多宝的收入情况在行业内一直是个谜,中弘8月27日的公告才将具体的数据公布于众。公告显示,加多宝2015年-2017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和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和-5.82亿元。2017年,加多宝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
加多宝在澄清声明中称,“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情况与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2016年和2017年以来,加多宝方面没有公开其具体的销售数据,仅透露去年销售增长约为10%。
此外,中弘股份的公告中还提到了加多宝后续可能将相关主业的优质项目注入中弘股份,这和加多宝今年提出的三年上市计划相呼应。
中弘股份的公告中明确写道,“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参与企业债务重组后,按照上市公司监管要求,择机将各自相关主业的优质项目注入中弘股份”。
今年3月加多宝迎来新任总裁李春林,此后加多宝便在其官网刊登了“2018-2020年中期发展规划”,随后宣布重新推出红罐包装。
根据加多宝的计划,加多宝未来的战略目标为: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
中弘股份成A股史上为数不多的非ST公司“仙股”
27日晚间,中弘股份还披露了关于中弘集团与新疆佳龙终止股份转让事项的公告。此事项其实早有预兆,8月16日中弘股份就曾发布公告称,中弘集团股权转让存在被终止的风险。导致中弘集团股权转让存在被终止风险的原因,则是中弘股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因中弘股份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中弘股份在今年8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根据证监会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上市公司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根据该相关规定,中弘集团拟向新疆佳龙转让所持有的中弘股份股权一事最终告吹。
此外,中弘股份还深陷巨亏巨债、定增终止、项目停产停工、销售停滞等泥淖。
2017年的12月,中弘被曝出下属子公司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债务利息违约;2017年12月29日,大公国际质疑中弘的银行账户资金挪作他用且怀疑“14中弘债”偿债来源,并下调了中弘的主体评级;随后,大公国际又于1月下调了中弘的主体评级至BBB-。
中弘股份今年来股价跌跌不休,8月27日收盘价为0.79元/股,成为A股史上为数不多的非ST公司“仙股”之一。
加多宝每况愈下
加多宝每况愈下的经营情况早已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一方面凉茶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另一方面竞争对手王老吉、和其正来势汹汹,二者凭借资本优势抢占了凉茶的市场份额,尤其是加多宝与王老吉之间关于商标、广告语、包装装潢的纠纷,使得加多宝不得不在近几年更换广告语、包装等,对于加多宝而言,一次又一次的重击让其步履艰难。
去年10月31日,中粮包装公布旗下中粮包装投资将对清远加多宝草本增资20亿元,从而持有30.58%的股份。而对于这次入股,《华夏时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有知情者透露,可能是因为加多宝欠下了中粮的包装费用还不上,所以最终双方达成债转股的补救办法。
而且,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涉案外逃,公司内部管理混乱。
《华夏时报》报道,2002年—2003年,陈鸿道通过三次行贿,用300万港元买通原广药集团总经理李益民,用不到国际惯例1%的商标使用费又签订了两份补充协议,将王老吉商标许可期限延长至2020年。2004年,李益民因受贿被捕,陈鸿道行贿案事发。2005年10月,广州公安边防部门将陈鸿道抓捕归案,当月19日,陈鸿道取保候审,之后弃保外逃至香港,至今未归案。
本文转载自华尔街见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