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奇景还是废物:从火人节到大沙漠

4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美国记者文斯·贝斯特的《一沙一世界:沙是如何转变人类文明的?》(The World in a Grain: The Story of Sand and How It Transformed Civilization)一书中,沙子就没这么好的福气了。这本书充满了激情和警醒,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阿特金斯笔下的那些沙漠能存活下来,因为它们一点使用价值都没有。沙子最主要的商业用途就是被用作生产水泥的原料,但沙漠里的沙子却连这点儿用都没有,因为它们是“在风力作用下形成的,而不是水的侵蚀,而且这些沙子颗粒太圆润,很难黏在一起”。放眼全球,各地的人们都在大批大批从农村向城市迁移,建筑工程也就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这样一来,建筑商们便一直对适合的沙子垂涎三尺,海盗也干起了偷沙的勾当,甚至不惜杀了那些挡他们财路的人。在这类沙子中,河床或海床底下淤积的泥沙又最为抢手。挖出泥沙、疏浚河床可能会对环境造成巨大的影响,包括毁坏冲击河滩——泥沙堆积在河岸边形成冲积扇或者冲积平原,在暴雨的时候能够起到缓冲作用。掺入沙子的钢筋混凝土在城郊地区摞起了更大的房屋,人们离城里的工作地点越来越远,每天开车的距离也越来越长,消耗的化石燃料也越来越多,从而导致温室效应加剧、全球变暖。按照贝斯特的巧妙分析看来,这个星球已经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而沙子就是始作俑者。

贝斯特尤其关注中国的情况,在这里,有着规模最为庞大的农村人口迁徙。他在书中称,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泥消费国,而且是人类史上对沙子最贪婪的一个民族”。贝斯特说,越来越多的人开发大西北,走进内蒙古,他们“为了烧柴而砍伐树木,为了浇灌农田、发展重工业而抽取地下水……直到有一天,地下水枯竭了,土地就干涸了。没有植物的根系能够保持水土、保持重量,地表的土就会被吹走,只剩下鹅卵石和砂砾。这也就意味着,在我们耗尽有用的泥沙的同时,又在生产着无用的沙子”。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沙子的命运正是人类对自然资源无休止的采掘和消费的一个例子。贝斯特提醒道:“沙子可能是我们这个星球表面最丰富的东西了,如果连沙子都被我们消耗殆尽,那么人类真的应该重新思考,我们现在是如何利用身边的资源的。”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