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遭遇弹劾的风险有多大?关键要看这两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连日来,美国舆论因特朗普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被定罪和长年私人律师科亨主动认罪而沸沸扬扬,但特朗普遭遇弹劾的风险有多大?
小锐认为,截至目前,风险的确有所增加,但没有显著增大。如果仅有这些,难以从根本上动摇特朗普的基本盘。
会否遭到弹劾取决于两个因素
美国制度规定,总统即使犯罪也免于起诉,只能弹劾。因此即便查实有违法犯罪行为,法律上只有弹劾一途。
会否遭到弹劾,有两项决定性因素:一是11月6日中期选举结果,民主党有无可能夺回国会参众两院主导权;二是特别检察官米勒调查还会发现什么、查实什么。
这两项因素,目前状态没有变化——仍属未知。
特朗普团队苦恼于不知道米勒调查团队查到些什么,而民主、共和两党和美国媒体,脑门上也都是大写的问号。
至于中期选举结果,不到终场锣响,没有人能铁口直断。民主党夺回众议院多数党地位概率较高,在参议院获胜概率较低,这种状况总体没有变化,但这不等于民主党在众参两院选举中会稳胜或稳败。
“通俄”尚未见实锤,但两亲信认罪仍成“重要节点”
而单就“通俄门”的走向而言,有两点不变和两点位移。
两点不变:一是从时间窗口来讲,米勒团队基本不可能像特朗普现任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向媒体宣称的那样9月出台报告结束调查,也不太可能在中期选举结束前出台调查报告,以免贻人影响和干预中期选举的口实。“通俄”门长期化势头不变,势将深度纠缠特朗普的第一任期。
二是迄今为止,“通俄门”调查发展趋势,仍然更像里根总统任内的“伊朗门”和克林顿任内的“白水门”与莱温斯基性丑闻案,也即最终可能有杀伤力但不能动摇根本。实际上,单就“通俄门”本身而言,其严重程度尚不及前任总统直接成为独立检察官调查对象的程度——米勒调查主旨是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及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就此“通俄”问题,并非直接调查特朗普本人。鉴于米勒调查涉案对象的罪名均与“通俄”无关,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通俄”始终未见实锤,这种趋势至少目前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尽管如此,马纳福特定罪和科亨认罪仍是“通俄”调查的重要节点性事件,尤其是科亨供称他与特朗普合作并按照特朗普指示,在2016年大选期间给付两名声称与特朗普有婚外性行为的女性“封口费”,隐瞒对竞选人不利信息从而干预总统选举。
这使特朗普立即面临美国主流媒体的两项指责,一是科亨就支付封口费承认违反竞选资金法律,那么如果证实科亨是奉命而为,特朗普是否同样违法?二是特朗普身为总统,在自己是否知晓“封口费”问题上表态前后不一,是否构成对公众撒谎。
科亨若与米勒合作,将对特朗普杀伤力巨大
由此带来两点偏移。一是“通俄”调查对特朗普总统宝座的真正威胁,越来越可能不是“通俄”本身,而是拔起萝卜带出的污泥——撒谎、妨碍司法,甚至经济犯罪行为。须知特朗普始终秘而不宣的纳税单,一直是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科恩在封口费问题上直接把特朗普拖下水,使特朗普直接面临撒谎和违反竞选资金法双重法律风险。
二是科亨认罪还为米勒调查打开了新的突破口。要知道,科亨为特朗普服务12年,为特朗普解决麻烦无数。他还可能把自己与特朗普的通话私自录了音。科亨还知道什么,还会说出什么,成为下一步舆论关注焦点。
科亨认罪后,其律师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尖锐抨击特朗普。科亨与特朗普关系破裂势成定局。科亨认罪时未与检方签署合作协议,但美媒认为他向米勒调查提供证据的可能性很大。鉴于他为特朗普处理个人法律事务长达12年,如与米勒调查合作,对特朗普可能形成巨大杀伤力。
至于马纳福特,9月还将在华盛顿联邦地区法院受审,如在中期选举前被判罪成,将对特朗普构成新的打击。马纳福特2016年3月加入特朗普竞选阵营,6月出任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席。对于当月特朗普长子、女婿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会晤自称掌握希拉里黑料一事,与俄罗斯多年交往密切的马纳福特很可能知悉内情。目前尚难排除马纳福特与检方合作可能性。就此来看,特朗普的称赞与特赦可能性的暗示,都有“安抚”意味。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白宫律师麦克加恩与米勒调查团队“广泛合作”,多次面谈逾30个小时,特朗普团队未能了解全部谈话内容。白宫律师不同于特朗普私人律师,麦克加恩一再申明,他对总统职位负责,不对具体总统负责。
美国多数主流媒体对特朗普存在强烈的反感情绪,从大选期间延续到现在,程度丝毫不见减轻。客观上说,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特朗普的个人品行。CNN名嘴23日晚与白宫顾问康威对话时,激烈争辩,焦点在特朗普撒谎,而不是有无犯罪。特朗普团队的“另类事实”(康威语)“真相不是真相”(truth is not truth,朱利安尼语)等雷语,以及对媒体的“假新闻”攻击,加上社交媒体平台上各色自媒体发布内容的真伪莫辩,使得米勒调查的结局,也越来越具有辨析真伪,确认事实,为真相一锤定音的重要性。
中期选举势成对特朗普的“民意公决”
在马纳福特定罪和科亨认罪前,民主党竞选策略基本排除了“通俄”门和弹劾牌。目前,民主党领导层已决定把“腐败的共和党”作为重要竞选话题,但对是否打出“弹劾牌”继续持谨慎观望态度,担忧如果提出“弹劾特朗普”,会失去温和与独立选民。
至于共和党,预选发展至今,特朗普已成中期选举的核心。前白宫首席策略师,遭特朗普驱逐的班农甚至喊出“拯救特朗普”的口号,力主以“捍卫特朗普”为号召,发动共和党选民投票。多位分析人士认为,中期选举势成对特朗普的“民意公决”。
就此而言,米勒“通俄”调查的每一进展和争议,都将即时影响两党针对中期选举的竞选策略和选情。
本文转载自参考消息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