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快车上的教育产业:课后时间成稀缺资源,教师成流水线上产物

47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一直以来,教育领域最为核心的资源即是“好老师”,但培育一个好老师,需要长时间与教授课程经验的累积。俞敏洪在上述民办教育机构大会上表示,教育的独特性、多样性、客户需求的个性化要求,必然使教育领域百花齐放,会出现至少10家市值超百亿美元的上市教育公司。

7月31日,民办教育集团博骏教育(01758.HK)登陆港股市场。8月3日,希望教育(01765.HK)正式挂牌。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截至8月3日,中国香港市场已有教育股21只。同时,包括新东方在线、沪江、华图等在内的8家教育类企业,也已经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材料。
这是教育企业赴港上市大潮的一个缩影。如今,教育产业越来越与资本接轨,也正在进行着消费升级。
赴美上市的先锋
“当年,新东方赴美成功上市可以说是开启了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的资本先河,给中国教育行业带来的资本连锁效应也是比较明显的,证明了像中国教育培训这样的领域作为一个公司运作是可行的,可以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且受到华尔街的认可。”深圳某投资基金投后管理负责人陈芳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新东方前身是1993年成立的北京新东方教育学校。2006年9月7日,新东方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再看12年后的新东方,剥离了新东方在线后,最新财报显示,2018财年该公司净收入为24.44亿美元,同比增长36%;运营收入为2.63亿美元,同比增长0.3%;归属于新东方净利润为2.96亿美元,同比增长7.9%;以及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约为3.54亿美元,同比增长20.0%。
其中,K-12业务(包含了从小学到高中的12年基础教育阶段)收入增长约46%,贡献总收入约59%;海外备考和留学咨询业务营收同比增长23%;VIP业务营收同比增长32%;优能中学收入同比增长约44%;泡泡少儿教育收入同比增长约51%。
新东方董事会主席俞敏洪认为:“K-12业务保持增势是新东方收入表现的主要推动力,第四季度收入同比增长约52%,此外,在学生留存率方面也有提升。”
提及K-12,就无法忽视另一家在美国纽交所挂牌的教育机构——北京世纪好未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TAL.NYSE,下称“好未来”)。其前身是学而思。2003年创立学而思时,该公司主要专注在中小学及幼儿教育领域。
2013年赴美上市之际,学而思宣布将沿用了十年之久的名称从“学而思”更改为“好未来”,更名后其定位也变为“一家科技与互联网来推动进步的公司”。多年来,在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下,好未来抓住了K-12这个教育刚需市场,也让这个后来者在2017年股价涨幅和市值均超过成立时间更久的新东方。
今年6月底,好未来发布的2018财年业绩显示,该公司在期内实现净营收17.15亿美元,同比增长64.4%,其中,近43.6%的净营收来自学而思小班课服务。好未来最新的市值为187亿美元,新东方则是133亿美元。
掌门1对1创始人兼CEO张翼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企业选择海外上市,则必须是行业头部公司,否则上市后没有交易与流通,对于企业来说意义则并不太大。
在好未来上市之前、新东方之后的四年中,教育行业海外上市的企业只有6家。其中,诺亚舟(NED.NYSE)、弘成教育(CEDU)、ATA(ATAI)和正保远程(DL)四家是通过IPO形式,双威教育(CAST)和中国教育集团则是通过借壳上市。2010年,中国教育培训公司赴美上市出现了一波高潮。包括有安博教育(AMBO)、环球雅思、好未来、学大教育(XUE)等纷纷登陆美股市场。
然而,上市的中国教育概念股中,除了新东方以外其他公司均跌破发行价。正如张翼所言,在美股市场中,投资者更为关注体量相对较大的头部公司。因而在中国香港上市则成为教育企业的选择。香港的优势也很明显,汇聚全球投资者,市场容量大,资本流通自由。企业上市审批和再融资流程都更为高效和透明。地域、文化、语言也更符合发行人的需求。
教育“消费升级”的背后
2009年正式进入教育行业的张翼告诉记者,他进入教育行业创业至今,很明显感觉到了家长们对教育的需求也一直发生着很大的变化。
“在最初的阶段,家长们的需求很简单,只求找到好老师。之后,这样的需求演变成了找有效果的老师,随着新一代父母认知的提高,老师的理念也越来越重视。”张翼说。
张翼所创立的掌门1对1是一家采取1对1模式的教育辅导机构。在2014年以前,掌门1对1还只是一个从线下辅导班发展起来的教育品牌。
2014年,互联网创业大潮涌起,敏感的张翼嗅到了互联网对课外教育培训行业的变革意义了,他随即发起公司内部的改革——砍掉全部的线下业务,着重在线上。同一时间,以大数据题库为核心的猿题库宣布完成1500万美元的C融资,欢聚时代旗下YY教育当年三月宣布将投资10亿美元用于发展语音直播。
实际上,行业内大小规模不等的融资事件从2004年以后就没有停止过。当年,投资了新东方的老虎基金在新东方上市后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也使得到敏锐的风投、私募纷纷涌入中国教育市场。
时值8月,暑假的各种新消费方式正不断刷新着朋友圈。其中,最频繁的当数各类家长们展示出的为子女安排的丰富的暑假生活。佘一宁是上海市静安区一重点中学高一的学生。虽然正值暑假,她却觉得没有一天轻松。
各类抢跑一般的补习占据了她大部分的时间。其中有许多课程,甚至不需要她离开家,只需要一台iPad就可以与老师进行沟通。“线上课程,知识密度很大,课后作业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佘一宁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实际上,像佘一宁这样坐在家里,拿着iPad就可以实现学习,与互联网的发展、技术的更新迭代,还有移动教育、知识付费等创新模式有极大的相关。这样的模式所覆盖的还不仅仅是一二线城市市场,也包括三四五线城市。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行业消费升级。教与学不再受到时间、空间限制,知识获取方式也发生了变化,获取渠道也更加多元。在一些大都市里消费者也越来越难分清楚,接受教育是投资还是消费行为。”在香港大学从事教育学研究的达良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华映资本的教育研究报告指出,技术的发展带来了教育公平,教育部用几年的时间对全国的学校进行了教育信息化的改造,每年经费高达4000亿。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义务教育阶段,主要是均衡发展,标准化发展,一体化发展,着力化解“择校热”、“大班额”,到2020年,大班额必须完全消除。教育公平性和教育质量的问题在逐步改善。

行业难题
达良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教育行业赛道越来越拥挤的同时,学生课后的时间却在逐渐变成教育企业争夺的稀缺资源,而老师则成了流水线上的产物,教育本身是非标准化的产品,每个老师都是服务提供者。
不过,这些在机构里任职的老师实际也并不好当。曾在新东方教授英语的何璐璐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老师在教育机构收入不稳定,课时也不确定,在寒暑假这样的旺季,课非常多,而到了学生们正常上课的时间,也就是淡季,就会很惨淡。培训机构老师所接触的学生更加多样化,培训更多是点对点进行,课件就需要不断进行调整,备课的压力也就更大了。
一直以来,教育领域最为核心的资源即是“好老师”,但培育一个好老师,需要长时间与教授课程经验的累积。
“我们对名师一直有很大的需求,目前公司里很大一部分的名师都是从行业头部公司里挖来的。这个市场迭代很快,三年可能就已换了一茬。来不及自己培养。”总部位于上海的一K-12教育机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人力是公司最大的投入。”
上述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将最重的资产押在人力上,老师还只是其中的一个维度。教育有很强的地域性,通常各个省市都有各自针对本地情况的教育政策,这使教育机构很难实现所谓完全标准化。教育机构还要配备相应人力,以应对区域差异导致的教材、科目、课程难度、课程进度等差异。
科技助力
在今年4月的一个教育大会上,俞敏洪在公开演讲中指出,教育内容是最必不可少的,不过教育机构也必须思考科技在教育中的应用以及对教育的作用。
运用直播、双师课堂等方式高调攻占在线教育市场,好未来在K-12的赛道上一路领先。好未来教育集团创始人张邦鑫在各类大会分享时强调,好未来下一阶段的战略重点在教育+AI上。而英孚教育也开始运用大数据、人脸识别技术等了解学生的情况,并精准营销,甚至可以通过科技手段让学生有浸入式教育场景,使学生主动学习,提升教育质量。
在好未来最新财报中,公司在2018财年第四财季,营收实现5.04亿美元,同比增长59.4%,净利润6953.9万美元,同比增长102.9%。报告期内学生注册总量达2615760,较上年同期增长95.7%,这是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而注册学生大幅增长,主要是由于报名小班课和线上课程的人数增多,在线课程入学人数同比增长127.2%。
好未来CFO罗戎就上述的业绩表现评价到,目前在线业务的续费率不错,直播课的续费率接近线下课程的续费水平。2019财年将进一步扩大学习中心网络。同时,发展在线业务并赢得在线辅导市场更多的份额,将成为未来几年的战略重点。
天风证券高级分析师张璐芳认为,在线教育是从2013年就开始提的一个概念,用户的付费意愿在不断加强,并开始将其作为一种补充教育。K-12的人群基数大,线上教育会是一个不断崛起的市场。
俞敏洪在上述民办教育机构大会上表示,教育的独特性、多样性、客户需求的个性化要求,必然使教育领域百花齐放,会出现至少10家市值超百亿美元的上市教育公司。
本文转载自第一财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