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提供任何新信息” MH370最新报告引家属不满

197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当局没有找到飞机偏离航线的原因,也无法确定飞机为何失踪。由于尚未找到飞机残骸和乘客,郭师传拒绝将此次发布的报告称为“最终报告”。

马航MH370客机失踪四年后,马来西亚当局于7月30日发布了822页长的最新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曾一度被视为MH370的“最终报告”。尽管依然没能解开MH370的失踪之谜,但这份报告还是显示了在偏离航线飞向印度洋前,飞机曾在有人驾驶的情况下折返马来西亚,而机长和副机长均无心理、经济和生活问题。

报告主要调查员、马来西亚民航局前总监郭师传指出,当局没有找到飞机偏离航线的原因,也无法确定飞机为何失踪。由于尚未找到飞机残骸和乘客,郭师传拒绝将此次发布的报告称为“最终报告”。
飞机折返

据《卫报》报道,郭师传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调查人员确认MH370曾折返马来西亚,折返并非因“机械系统异常”也非“自动驾驶”,而属人为操作。除飞行员之外,“我们无法排除第三方非法干预的可能”。

2014年3月8日凌晨,载有239名乘客及机组人员的马航MH370客机从吉隆坡起飞,航班计划经由泰国湾、柬埔寨、老挝、越南,航行六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北京。

但起飞40分钟后,MH370客机与塔台失联,机上发出的最后无线电通话内容为:“晚安,马来西亚370。”后据军方雷达显示,飞机在起飞两小时后偏离原定航线,在折返马来西亚之后向印度洋方向飞去。
距离起飞七个半小时后,客机发出了最后一次自动卫星通讯,当时飞机已经位于安达曼海上空。之后MH370客机彻底失联。

在周二的发布会上,郭师传对吉隆坡和越南胡志明市的空管人员进行了批评,指出相关人员没有按照规章操作,致使MH370从雷达上消失了20分钟后才有人发出警报。他指责空管人员未能及时启动紧急程序,“从而延误了搜索和营救行动”。
他同时表示,调查人员无法确认MH370在马来西亚槟城南部上空及其后的转弯到底是人为操作还是自动驾驶。

机长和副机长

MH370失联后,时年53岁的机长扎哈里(Zaharie Ahmad Shah)成为重点怀疑对象,有推论认为扎哈里因婚姻触礁,故意驾驶飞机实施自杀。郭师传坦言,调查组首先就对扎哈里进行了调查。

周二发布的报告指出,马来西亚警方于2014年3月15日从扎哈里家中发现了飞行模拟器。警方在模拟器系统的不同文件中共发现了2700多个坐标,但大部分为默认坐标设置。

在这些坐标中,有七个手动设置坐标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把相关坐标相连后便会形成一条从吉隆坡经由安达曼海,前往南印度洋的航线。

但这些坐标被存储在一个时间标注为2014年2月3日的隐藏文件夹中,如果系统在15分钟内无人操作,所有信息就会自动存储在此文件夹中。因此调查人员无法判断这七个坐标到底是来自同一次操作还是不同操作。

除此之外,模拟器中的数据并未显示有人使用模拟器进行了“拉升、姿态和航向机动”,也没发现与MH370相似的航线数据。

因此调查人员认为,这台飞行模拟器中并没有异常数据,机器主要被用作游戏模拟。

关于扎哈里的生活和心理状态,报告显示,时年53岁的扎哈里已婚,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于1981年加入马航,经验丰富,总飞行时间超过1.8万小时。
与此前媒体报道不同,扎哈里没有出现婚姻或家庭问题,也没有出现焦虑、抑郁、使用毒品等情况。他的经济状况没有异常,也没有临时购买额外保险。

心理学家对扎哈里在MH370起飞当天以及前三次飞行中的监控录像进行了研究,没有发现扎哈里有明显的行为变化,也没有发现他处于焦虑等异常状态。

在对副机长的调查中,马来西亚当局也未发现任何异常,此前有报道称MH370失联后副机长曾使用过手机。郭师传称调查人员与电信运营商沟通后确认,在坠机当天早上,副机长的手机确实发出了信号热点,但此热点仅显示手机开机,并没有拨出任何电话。

郭师传同时也重申,对法属留尼汪岛发现的MH370襟副翼残骸检测显示,飞机坠海前襟副翼并没有打开,也就意味着当时飞机处于无人操作状态。

应急定位发射机故障、锂电池和山竹

报告指出,MH370客机上装有四个应急定位发射机,发射机的电池都在使用年限之内。当飞机遭到巨大外力撞击或触水时,应急定位发射机能自动向卫星发送地点信号,帮助搜救人员搜救。
但在MH370失联后,机上的四个定位发射机均未发出信号。报告引用过往案例指出,当飞机没入水中后,应急定位发射机经常发生故障。同时,线路受损也会导致应急定位发射机故障。

除发射机故障之外,此前媒体报道指出MH370上载有大量山竹果和锂电池,有推测指出当时并非山竹果季节,果子中或藏有炸弹;还有推测指出山竹破碎后流出的水与锂电池接触会造成短路甚至火灾。
报告对这两种说法均进行了否定。调查显示,MH370载有4566公斤新鲜山竹果和221公斤锂电池,当时正是马来西亚柔佛州麻坡县产山竹的季节。在飞行途中,虽然山竹就放在锂电池旁边,但山竹均由塑料盒包装放在空运集装箱中,集装箱外包裹了一层塑料布,以防止漏水。实验后的结果显示,由于飞行时间较短,山竹与锂电池接触后引发火灾或者短路的可能性“很小”。但报告同时指出,虽然对锂电池的运输遵照了相关要求,但由于机场没有足够大的X光机器,工作人员并未对锂电池进行X光扫描检查。MH370失联后的2014年6月,马当局才购买了三台大型X光扫描机。

家属不满

对于马来西亚当局此次发布的报告,多名乘客家属已表示不满,指责报告“没有提供任何新信息”。
其中一名家属内森(Grace Nathan)在Facebook上发文称,在经过了四年半的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是:“1.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2. 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发生。3.我们不知道是怎样发生的。4. 我们不知道对此能做些什么。”

除周二的发布会之外,马来西亚当局将于8月3日在北京举行另一场新闻发布会,接受失联乘客家属提问。
MH370失联后,包括中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在内的26个国家展开了水面搜寻;2014年5月,马来西亚、中国和澳大利亚宣布在南印度洋展开联合水下搜寻,搜寻工作由澳大利亚主导。
在近三年时间内,搜索队对12万平方公里的海床进行搜寻,耗资约1.5亿美元,但未取得重大发现。2017年1月,三国同意暂停水下搜寻。在此期间,非洲东南部海岸和附近岛屿上陆续发现疑似MH370残骸。截至目前,仅有三块残骸被证实来自MH370。

今年1月10日,马来西亚政府与美国海底探索公司Ocean Infinity签订“没有发现不收钱”的协议,重启MH370搜寻工作。5月,在Ocean Infinity对南印度洋11.2万平方公里的海床进行搜寻、未取得重大发现后,马来西亚政府宣布第二轮搜寻结束。

对于MH370失联的未解谜团,郭师传称只有当找到飞机残骸时才能得出“总结性答案”,“作为一个调查小组而言,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

至于今后的行动,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曾称如果出现了新线索,马来西亚将考虑再次重启搜寻。Ocean Infinity也表达了想参与今后搜寻工作的意愿。

澳大利亚副总理麦考马克此前表示,对MH370的搜寻考验了人类海底探测技术的极限,“我们会一直心存希望,终有一天能找到飞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