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俄外交又掀新风波 毒剂乃俄罗斯所制说法被推翻

45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前俄双面间谍中毒案引发的外交风波愈演愈烈,在经历了英俄双方互相驱逐外交官,欧盟、北约美国“抱团响应”英方之后,英国外交部突然将早前在推特上,断言称导致斯克里帕利中毒的神经毒剂乃俄罗斯制造的推文删除,并随后发布公告称毒物样本与神经毒剂‘诺维乔克’属于同类物质,但目前尚且无法确定该物质来源。

事件回顾:

2018年3月4日,俄罗斯前间谍谢尔盖.斯卡里帕尔(Sergei Skripal)与其女儿尤利娅.斯卡里帕尔(Yulia Skripal)在英国的索爾茲伯里(Salisbury)接触不明液体后被毒昏,医生称二人几乎不可能有痊愈的可能。谢尔盖原为俄罗斯间谍,后反被英国军情六处(MIT)招用来刺探俄国情报,最后被俄国发现,处以间谍罪入狱。而谢尔顿在2010年通过“高级间谍交换”项目,成功逃脱,并从此留居英国避难。

英国外务大臣鲍尔斯.强森(Boris Johnson)就此事谴责俄国,他在国会上对议员称此事件与2006年“利特维年科死亡事件”十分相似,很有可能是俄国又一次对其前间谍进行的暗杀行动。 利特维年科(Alexander Valterovich Litvinenko)曾是俄国情报局KGB的情报员,之后对体制不满而流亡英国,曾出书批评普丁政府,结果遭到毒杀,验尸报告发现他体内有剧毒同位毒金属钋-210(Pol -210),这是种极罕见的物质,日常生活不可能出现。

英国外交部于3月22日发推特称:“世界顶尖专家在波顿道恩的国防科技实验室对毒物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这是一种由俄罗斯制造的军用神经毒剂‘诺维乔克’。波顿道恩实验室是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指定实验室。”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告诉英国议会,这种名为诺维奇克(Novichok)的神经毒剂是苏联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研发的致命化学武器,并为回应这种“无差别且不计后果”的举动,下令驱逐了23名俄罗斯驻英外交官及其家人等共计80人。

随后,欧盟各国共26个国家追随英国脚步相继去驱除了俄罗斯在其国的外交官。

3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宣布将驱逐60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关闭俄罗斯驻西雅图领事馆。

此表态让“英俄双重间谍中毒”引发的外交危机愈演愈烈。而俄方则按照对等原则分别做出了回应措施,并在社交网站“脸书”上发文表示,为了保证英俄两国各自驻俄、驻英外交人员数量对等,50多名英国驻俄罗斯外交官、驻俄外交使团工作人员应离开俄罗斯。

毒剂究竟是否为俄制?英外交部删除相关推文

英外交部3月22日在推特上发文称:“世界顶尖专家在波顿道恩的国防科技实验室对毒物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这是一种由俄罗斯制造的军用神经毒剂‘诺维乔克’。波顿道恩实验室是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指定实验室。”

然而该实验室3日又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我方专家已查明,毒物样本与神经毒剂‘诺维乔克’属于同类物质。目前无法确定该物质来源,这也不在我们的责任范围内。”

英国外交部发言人随后表示,此前发布的推文断章取义,未能准确传达英驻俄大使劳里·布里斯托的话。
他说:“3月22日英驻俄大使馆发布会推文是实时发布的,为了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索尔兹伯里事件。其中一条推文有所删节,未能准确传达大使的话。我们已删除这条推文。”

位于波顿唐的英国国防科学与技术实验室负责人加里·艾肯黑德(Gary Aitkenhead)表示,“我们向政府提供了科学信息,政府还采用了其他(信息)来源。”。

他还表示,对于诺维乔克,目前没有已知的解毒药物。在斯克利帕尔案件中也没有使用到任何解毒剂。

艾肯黑德说:“鉴定这种神经毒气来自哪里,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这需要一系列特别复杂的方法,只有举国之力才办得到。”

英国国防科技实验室所在的波顿唐小镇距离间谍被毒案的发生地索尔兹伯里只有10公里。近日,俄罗斯方面强烈质疑,认为是英国情报机构陷了俄罗斯,英国方面自己制造了这场蹊跷的毒害案件。

针对英国的国防科技实验室本身是否有能力生产诺维奇克这一问题,行政长官拒绝做答,不过他否认毒害斯克利帕尔的神经毒气是来自英国国家实验室的说法。

俄罗斯方面就此要求和国际禁化武组织在4月4号上午举行紧急会议,商讨间谍被毒案的调查进展。自该事件发生以来,俄罗斯政府一直坚持表示,前斯克里帕尔等人中毒事件与俄罗斯没有任何关联。

俄罗斯向英法连发24问:何以证明俄毒杀“双面间谍”?

俄罗斯外交部就“伪造斯克里帕尔中毒案陷害俄罗斯”一事向英、法两国提出多个问题。

俄外交部当天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两份公告,其中包含了向英国提出的14个问题和向法国提出的10个问题。

在公告中,俄罗斯向英国提出的问题包括:为什么不允许俄方探视受伤的斯克里帕尔父女;英方对中毒者使用了哪些解毒剂,为什么事发现场的英国医生手中有解毒剂;英方是否有被其称为“诺维乔克”的化学毒剂的检测样本;英国是否研制过“诺维乔克”式或类似的毒剂等。向法国提出的问题则有,在调查“斯克里帕尔中毒案”中,基于何种理由法国被邀请进行技术合作;在技术合作框架下,英国向法国转交了哪些证据;哪些特征表明毒剂“可能是俄罗斯制造”;法国是否有“诺维乔克”或类似毒剂的标准样本;法国是否研制过“诺维乔克”式或类似的毒剂等。公告称,俄驻英法两国使馆已把这些问题发给了英、法两国外交部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