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的“后真相时代”舆论与法律一决高下

104

上周,新京报《局面》栏目陆续发布25个关于“江歌被害案”的后续采访视频。视频的广泛传播迅速将“江歌案”重新拉回到公众的视野中;不仅如此,对于此案的讨论与争议空前高涨。

让我们先快速回顾一下事件始末。在2016年的11月3日晚上,留日女学生江歌与好友结伴回家,在东京租住的公寓门前被刘鑫的前男友杀害。

事发后,江歌母亲多次试图与刘鑫取得联系,起先未取得有效回复,之后更是不再有回应。今年5月,江母在网络上公布刘鑫及其家人联系方式及其它个人信息“逼”其现身,两方沟通陷入僵局。在案发后的第294天,在《局面》栏目的介入下,江歌母亲与刘鑫终于见面了。

案发关键细节:刘鑫有没有反锁门?

《局面》的25段采访视频分为三部分:与江歌母亲的对话;与刘鑫的对话;江歌母亲和刘鑫见面过程。节目组本着避免节目的播出,给本就有着极大不信任的双方,制造额外的伤害的原则,尽可能做到客观与中立。

从采访视频中了解到,在案发后,江歌母亲一直试图找到刘鑫了解女儿遇害时的详情。但近300天内,刘鑫一直没有与江母见面。

当采访记者王志安问“你为什么特别坚持让她亲口告诉你”的时候,江母并未正面答复,而是反问“她不应该告诉我吗?她不应该来面对我吗?”“这是做人的责任。”

案发时,刘鑫先江歌一步进了家门,这很有可能使她免遭凶手杀害。江母事后一直对在案发时刘鑫有没有反锁门,以致江歌无处可逃一事耿耿于怀,她想亲口问刘鑫,想亲口听刘鑫回答。“我江歌为什么进不了门?刘鑫公开对媒体说她推门推不开,是江歌顶着门,害怕刘鑫出来被陈世峰伤害?”江母坦言她已看过第二批的案卷内容,但碍于签订了检察院的保密协议,目前尚不能公开,但她明确地告诉记者:“刘鑫(在案发时)肯定是有责任的。”当记者追问江歌会否在面临生命风险时挺身而出,江母肯定地回答:“她不会,她没有那么高尚。”

关于有没有反锁门这一点,在与江母的见面中,刘鑫矢口否认:“(当时)听到江歌在外面‘啊’了一声,我赶紧去开门,门开了一小块然后被‘咣’地撞回来了。我边看猫眼边敲门,说别闹了赶紧开门。然后我又去开门,根本就开不开。”江母再三和刘鑫确认有没有反锁门,刘鑫坚定地说,没有反锁门。

江母事后表示,虽说目前这只是她的个人推测,但“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

舆论持续发酵:“江歌遇害案”变成了“江歌刘鑫案”

从11月10日开始,“江歌案”的相关媒体发布量以及网民关注量一直在持续增长,到11月13、14日时达到顶峰。单#东京女留学生遇害案#这一话题在微博上便有高达近二十亿的阅读量,#聚焦江歌案#、#江歌遇害后第294天#等话题均引发了不同程度的讨论。

“江歌遇害案”一年后重回舆论,变成了“江歌刘鑫案”。从江歌被害的法律案件,变成了与江歌遇害有关联的刘鑫,应承担什么责任的社会道德案件。

案发后刘鑫及其父母的行为刺痛了社会的敏感神经。比如,江歌母亲在微博上提及刘鑫姓名,刘鑫发来微信威胁:“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又比如,刘鑫母亲在电话里吼:“你闺女叫人家杀了,你去找杀人犯,别找着俺!是她命短!”

网络评论呈现“一边倒”趋势:绝大部分网友谴责刘鑫的种种行为,认为她“缺乏良知”、“天理难容”,甚至“死不足惜”;只有一少部分网民认为此案还有待调查,现在还无法确定刘鑫“到底是紧急避险的受益人还是无耻的帮凶”;也有人对刘鑫“是否涉嫌纵容犯罪”表示怀疑。

当然,在数次约见刘鑫失败后,江母选择在网络上公布刘鑫及家人的信息,试图借助网络力量让刘鑫现身,这一做法同样引来热议。有媒体称江母的行为在中国目前的法律框架下,也有触犯法律的嫌疑。

王志安在视频播出引起广泛热议之际,发布《关于“江歌案”:多余的话!》一文指出:“本案的肇始是因为陈世峰杀害了江歌,他是一切悲剧的起点。我们不希望陈世峰成为配角,而两个受害者在不断互相伤害。”

刘鑫在采访中讲述了自己在江歌遇害后的生活惶惶不可终日,“不敢出门”,“活得很痛苦”。她的眼泪和无数次道歉显然不能获得网友的改观,反之认为其面对镜头“惺惺作态”。

在双方见面后的第二天,当记者问江母,是否能原谅刘鑫,江母表示,不能。

罪案判决:江歌在日被杀,中日不能引渡?

江歌谋杀案将于今年12月11日至15日在日本审判。

早在8月14日,江歌母亲就在网络上发起签名活动,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截至11月14日,该条“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的微博转发量已经超过3万次。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在个人公众号中写道,到11月14日上午,声援江歌母亲的网上签名已经超过150万。

负责江歌案件律师的助手井上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次审判是由6个裁判员来判决,而裁判员也是我们普通人,所以如果有签名的话,可能会对判决产生一点影响,但不会很大。”

有人会疑问,为何涉及中国人的案件要在日本审理?根据属地管辖原则的相关规定,一国公民在他国发生刑事犯罪,应按照犯罪发生地国法律优先的原则进行处理,即犯罪发生地所在国具有优先管辖权。以江歌案为例,该案发生在日本,即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同为中国人,也会根据属地原则,依据日本的刑事法律对其行为进行审判。

据悉,嫌疑人陈世峰已在日本受到刑事追诉,如果要让他回来,需要依靠中日间的司法合作,将其引渡或遣返回国。但这个程序目前没有提起,而且一般来讲,日本方面可以案件正在审理为由,拒绝中国的引渡请求。因为要在日本受审,中国司法机关无法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实际控制,目前无法行使管辖权。

但在北京师范大学刑事科学研究院教授黄风看来,中日之间没有引渡条约“并不构成法律障碍”。他解释道:按照日本的引渡法,并不要求一定要有缔结双边引渡条约作为开展引渡合作的法律依据或前提条件。“虽然中日之间没有缔结引渡条约,但也可以依据互惠原则开展引渡合作,中国还是有可能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回国的。”

对于不少人关心的——陈世峰被日本法院审判后,中国法院能否追诉陈世峰?黄风表示,根据中国刑法第十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一般情况下,如果犯罪嫌疑人在日本被判处了监禁刑,要在日本将刑罚执行完毕后才能遣返回国。

还有不到一个月,该案就会迎来审判。但可以肯定的事,在这起案件中,没有人是胜诉者,真相依旧伤人。

分享: